山东画院> 新闻中心> 画院新闻> 浏览文章

第二届中国梦•翰墨缘——中国国家画院、天津画院、江苏省国画院、山东画院、甘肃画院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

2016/12/18 17:16:15点击数(0)

时间:2015年12月3日10:30-12:00

地点:山东美术馆一楼咖啡厅

第二届"中国梦·翰墨缘"全国五画院联展于12月3日在山东美术馆开幕,开幕式后,由五院院长、部分著名画家参加的学术研讨会在山东美术馆一楼咖啡厅举办,围绕展览的"中国梦"主题,就我国当代美术创作的学术引领和导向,展开学术研讨。

孔维克:诸位嘉宾、画家、院长们,上午大家很辛苦,画展安排9点钟开幕,是为了有多点时间交流。刚才大家都看了展览,开幕式也比较热烈,圆满成功。张江舟院长代表国家画院,有请江舟院长主持研讨会。

张江舟:应该是维克院长主持,今天他们把工作做得这么好,我就先发个言吧。这个展览做得非常好,展厅很漂亮,这个谁都比不了,季省长跟我们交流的时候还在讲硬件非常重要,美术馆建了以后给山东人民的文化生活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换个角度讲,为我们的艺术界、画家们展示才能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舞台。这个展厅为展览增添了不少色彩。我们在此向以维克为首的山东画院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仁表示由衷的谢意,因为你们辛勤的工作使这个展览顺利开展,而且有了这么一种品质,由衷地向你们表示感谢!

画院间的交流非常重要,我们知道过去曾经有一个全国画院的双年展,一共办了五届,我除了第一届没有参与,后来一直在参与组织工作。我认为当时的平台为画院间的交流、合作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加深了画院与画院之间的情感,不光是一个展览,每次展览开幕的同时还有一个画院工作会议,就是画院之间相互沟通一些情况,交流一些想法。当时有一个背景,当时整个社会对画院微词很多,质疑声很多,以吴冠中为首的取消画院等这种社会上的声音很多。我记得第二届展览在广州,居然有一拨搞行为艺术的,宣纸挖个洞套脑袋上,前后披了个大袍子,上面写几个大黑字"取消画院",就在开幕式的现场排队转,我印象非常深。后来每次做展览都非常紧张,都要跟当地的公安都沟通好,希望能够疏导一下。通过这个事看得出来我们那时候是面对这么一个背景,当时有几场研讨会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画院的生存问题在当时的背景下有很多微词。我记得广东画院的老院长王玉珏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画院系统一定要多交流,团结起来擦亮我们的金字招牌。"也就是说已经蒙灰了,已经有尘垢了,我们要通过我们的行为方式,通过我们的创作、研究成果的展示,让社会更多地正确认识画院,了解画院,把这块招牌擦亮。

前前后后几届的画院双年展和画院的工作会议对加强画院之间的交流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也为画院整体形象的提升起到很好的作用,当然更不要说对创作研究本身发挥的作用了。但是很遗憾,由于种种原因,这个展览停办了。这两年各地的呼声很高,经常听到画院系统的说双年展不办了感觉没组织了,没家了。两年一届的双年展让我们有一个聚在一起交流的机会,感觉有一个组织,现在画院都是单打独斗,散兵游勇,感觉没有组织,这种声音听到很多。

最近尤其是今年文化部、国家画院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怎么成立一个画院的联络机构或者是叫协会、学会、联盟机构之类的,有这个想法,这个工作也在积极的推进当中。机构的方案我们也出来了,因为作为国家画院来讲,我们牵个头也是应该的,文化部也是在牵头做这个事情。我估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新的画院组织建立起来,对我们日后的学术交流会产生很重要的作用。在方案上我们也希望把全国画院双年展重新恢复起来,而且作为一个机构、品牌项目来长期做下去,都已有了一些具体的规划和思路。我想,在全国的画院组织机构还没建立起来,全国画院双年展还没恢复之前,我们有了五院联展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今天在展厅里面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觉,五院之间的交流不仅对我们五个画院产生了影响,对全国画院系统都会产生重要影响。因为五院联展第一次在天津,这一次在济南,应该说这种形式本身在全国没有组织的前提下有这么一个活动,促进了五院的交流,为五院之间搭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我觉得这五个画院在全国画院系统里起码是最有生机的五个画院。这五个画院绑在一起做展览,起码不是一个全国范围内或者全国画院系统范围内的经过认真斟酌、统筹的事情,广健到天津做院长以后当时就想做这么一个事情,就做了一个五院联展,起初的时候是很随意的一种方式,但是这次来到山东,我认为已经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

我今天看展览,一个是大家都拿出非常好的作品,刚才记者问我整体印象,我觉得整体印象很鲜活,比我想象中的要鲜活,这次展览还有部分油画作品,主要是以国画为主。我认为中国画目前发展到今天面临的问题很多,且不说社会上的混乱,各种江湖行为干扰了人们对中国画创作研究的正确评判。就是学术本身我认为也存在非常多的问题,虽然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象传统与当代的问题、东方与西方的问题等等,但是的的确确这些问题历久弥新,今天仍然是问题,包括对传统,我们都在喊传统,对传统如何认识的问题,对文化如何认识的问题等等,这些都是大家应该深入探讨,去认真解决的。

从这个展览上看,起码这五个画院是非常鲜活的,非常自觉的一种学术探索,在这个展览中能够看得到,不是那种非常陈旧的感觉。谈到中国画创作,我经常说迂腐不堪,我私下里经常会这么说,因为中国画界整体的感觉给我个人的印象是很迂腐,这种迂腐表现在把学术问题简单化,把一些社会上的因素或者是市场上的价值简单等同于学术价值;再就是学术探讨上也有一些问题,迂腐表现在对传统的认识上有一种偏差。我始终感觉古代文人画家不希望今天的中国画是这种局面,我只能这么认为。因为我曾经在其他的研讨会上也谈到这个话题,我们对文人画的认识应该重新梳理,我认为文人画给我们留下的不是一招一式的笔墨样式,实际上文人画在文人眼里很消极,文人画家曾经有这么一句话,叫"神教对话",他把绘画的定位是立功立德立言之余事,立功立德是治国平天下,立言是著书立说,然后之余才是画画,就是累了,治国平天下之余,累了潜心屏气拿个毛笔划拉划拉。这就是文化的雏形,文化的起始一定是业余画作,大量专业画家来从事文艺创作是后来的事,初始一定是业余画的,他有自己的突出特色,形成了文化,我们说品质高贵,语言系统非常规范的庞大体系,我认为他已经在世界绘画之林中有了自己非常特殊的地位。

我想这个也不能把文人画的东西看做是一种不可以变的艺术法门,我想这个没有道理,不能说他们创立的语言方式成为今天不可逾越的、不能更改的一种语言规范。因为我们看到文人画有他的特点,有他自己的长处,也有致命的弱点。我认为弱点给我最大的启示不是笔墨的样式,而是精神的高贵,这个东西是他体现出的最基本的面貌。给我最大的启示是文人画家为什么成就了这么一种样式的东西,诗书画印结合的东西,这种具有文人特有的审美倾向的东西。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懂得如何把自己的储备充分发挥,表现出自己的潜质,把自己的储备发挥到极致,然后盘出这么一个东西来。文人写字,古代文人写书法,书法家不让我说写字,一定要说写书法。我认为写书法是没有问题的,字写得很好,文人的古诗词是没有问题,读古文的律诗肯定没问题,他把诗词书法全部放在画上,形成了非常有特色的一种。从这个角度讲,我认为懂得如何把自己的资源充分发挥到极致,实际上诗词书法和绘画本身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中国画说以书入画就有关系,就是文化的一种标本,一种样式。我认为这是对我最大的启示,不是说他们的语言方式是一成不变的。显然今天的这种知识背景,我们受教育的过程以及绘画的模式和古代的文人不一样,写律诗肯定写不过古人,写字也写不过古人,拿这些跟古人较劲,根本较不过,但是我们有自己的长处,比如说我们在形式语言上有一个敏锐度,这是现代教育中非常直接的一种东西。从今天的展览上我看这一点表现得让我印象很深,就是大家没有固守文人画的样式,懂得把文人画家不具备的,或者今天现代艺术教育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具备的一些能力,在画面中充分地发挥。也许有人讨厌画面的构成感等等这些东西,我想这些东西是现代教育里面一个文化的推进手,只要把它转换得好,我想一定会在你的绘画创作中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总而言之,这个展览是非常鲜活的,是具有一定的学术高度和学术深度的一个展览,我希望这种展览越多越好,我在中间受益很多,我得发言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对不起。

孔维克:江舟院长讲话是从展览切入的,谈到山东省的展馆比较好,我们经过了十几年的政协提案,最终领导亲自抓,用了一年的时间建起来的,非常快。刚才讲到以书入画,现在插了一句以画入诗,这个切入点很好。曾院长接着说吧,你以画入书,来德也是山东画家的老朋友,来讲两句。

曾来德:大家都知道李白的《黄鹤楼》,一看前人已经写绝了,我有些无话可说。参加今天的活动,我感觉很高兴。山东是我来得最多的地方,我到山东来是朝圣的,因为我们的孔圣人,就是维克的祖先,就在山东。我去泰山去得最多,齐鲁文化太强大了,不得不来。再就是山东人太爱美术了,全省三分之二的人都是画家。我是一个写字的,今天不是讨论写字,绘画和书法也可以分家,但也可以不分家。这个时代已经不是那个时代,江舟院长刚才说,我是一个想分而没有分开的,先学习书法,后学习绘画,我是想借绘画来写书法。如果过去的人强调以书入画的话,我是以画入书。今天的书法家如果不懂得绘画,不会画画,对绘画麻木不仁,他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书法家,可能是上个世纪的书法家,是一种习惯性书写的书法家。这是我今天到这个地方的前提,一个方面是杨(晓阳)院长来不了,让我随江舟院长来参加这个活动。

我看了这个展览,画不太懂,但是道理我懂。五个院的展览开始看起来就是一次冲动,结成了不经意的联盟,现在看来有继承势头,再继续下去把这个事要做大、做强。全国画院很多,但真正能够联起来的也不是全部。我觉得天津画院开了一个好头,山东画院又力挺,后面可能越走越好,再把联盟放大就是画院联盟,国家画院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文化部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相信这五个画院的联展就是下一步全国画院联盟的前兆和预言。这个意义重大,这五个画院应该再联合五个画院达成一个共识,恐怕文化部就无话可说了。国家画院当然也有责任来推进这个工作,但是需要大家合力。我想能够认识到的就这么一点,其他的话,我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谢谢。

孔维克:谢谢曾院长,刚才谈到了画院联盟,昨天我们也说到了这个问题。咱们12月份要举办一个山东省的美术工作会,就想在这个工作会上推出山东的画院协会像联盟一样,还有美术馆协会,这个工作正在注册过程当中,已经差不多了。山东把地市级画院甚至还有一些作品比较好的民间画院,一块打造成画院的板块,这个工作正在做。谈到了联盟,也谈到了大家接力,下面有请周京新谈一下。

周京新:五院联展是很自然的,没有刻意的,像江舟讲的成为一种自然的组合,也没有任何的排他性。山东画院这次这么精准的接力,高水准的接力,我们后面的压力很大。江舟讲的全国画院的大型活动或者联盟,我们都非常期待,非常有必要。以前听说有过,一直搞得很好,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到江苏国画院的时候,我们画院对全国重大展览奖励的项目当中就把画院双年展和全国美展并列,获奖和全国美展是并列的,同样是要给予奖励。画院之间的交流、活动,定期的互动非常有必要,不光是我们自己的事,也是为当今的中国画艺术、书法艺术的发展的一种担当。画院是不是要取消?我觉得有些人操心过多,实际上我们的存在是用事实说话,用历史说话。我们起码起到了一个再一次牵引的作用,就是能够让后面的国家画院来牵头的全国画院联展或者是年会或者是双年展等等,我们起到了一个牵引的作用。

我们是五个院,这五个院肯定不是固定的起到牵引的作用,也体现了我们在一起交流的愿望。我在画院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画院的存在就我们当今整个历史文化的背景来看是非常有必要的。我经常跟我们一些领导、同行交流的时候说到,我是有切身体会的,起码我们画院一直是这么一种办院的方向,不光是服务,也是奉献,我甚至一直认为我们画院是一个生产单位,是一个很环保的、很科学发展的生产单位,甚至可以说我们是人均GDP最高的这么一个生产单位。确实是这样,我们每年对画家都有要求,国家画院也有要求,画家都要付出,不是白拿工资的。

据我了解,有一些高校的名教授获得了很高的荣誉以后,比方说教授、博导或者是终生教授、学术委员会主任、副主任,他就不上课了,他就不带学生了。按照《教育法》任何一个教授要给本科生上课的。你说画院不起作用,教授也没有起作用,我在高校呆了30多年,现在还在给本科生上课。画院也是一样,画院就是生产、贡献,有学术奉献,也有其他方面的奉献。国家画院的动作很多,我们比不了他们,我们不能按照国家画院的模式办,我们没有这么大的格局、平台,但是我们也在发挥我们的作用。所以觉得五院联展发出的信号就是我们画院在起作用,我们在实实在在地发挥我们的作用。

刚才几个院的其他四个院的展厅里的每件作品都仔细看了,非常有收获,我非常喜欢和我们不一样的。我觉得每个画院相互之间有差距,和而不同,每个人之间也有差别,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我们恰恰是要回避一些越来越接近或者越来越雷同,刚才和一些朋友交流的时候也说到这些。通过这个展览就能体现出来,有的时候各自在家里画或者是看一些画册、图片没有这么一种切身的感受、这种现场的感受,所以必须要有展览、有交流。

即使是网络传媒再发达,展览都是不可替代的,尤其是像我们这样交流性的展览。我觉得我们五个画院有一批画家过来,跟山东的同行朋友交流,还是很有收获,而且我们也非常希望更多地,不光是画院体系之内同行朋友们关注我们的交流、互动,实际上是很单纯的学术发展、学术探讨的愿望,我觉得很简单,这个展览目标就是这样子。

在这里我代表江苏国画院感谢这次展览的主办方,尤其是维克兄亲力亲为,各方面都非常到位。通过这次交流,包括到天津去交流,我们不仅学到很多专业上的兄弟单位的和画家朋友身上的很多东西,而且从他们工作的责任心、效率、方式、方法上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今天来了一些行政人员,非常有收获,感谢。

孔维克:谢谢周院长,各画院都来了很多画家,我们山东今天也来了很多专家,山东的画家梁文博讲一下看展览的印象。

梁文博:刚才看了五院画展,觉得效果还是很好的,我感觉可能有一些我所希望的画家还能拿出更好的作品。我看国家画院比较有名的画家多是小画,大画不太多。上次江舟院长办的个展我印象非常深,画了很多大画。总的印象,整个画院的面貌、水平比较成熟,画院越来越成熟,不像过去,过去画院的东西普遍更偏向于政治,更偏向于时代发展,和社会发展对接。题材更强调工业题材、农民题材等等。我觉得现在画家的画一个进入市场,另一个进入艺术本体,更强调绘画语言,我们这个时代,这是一个特点。我更强调我绘画本身的价值,从绘画语言上、绘画材料上去发挥画家的才能,其实和搞科研一样,在这上面下功夫了,所谓的题材也变了,我能画什么,更适合画什么。

刚才周京新说画院是生产单位,应该还是一个搞科研的单位,国家养了这批画家,不光是生产( 周京新插话:先研再产)。这是一个结合的。院校属于教学科研生产,生产人才,培养人才。画院应该是搞科研,特别是科研和生产结合。刚才江舟谈的自主创新意识,我们在文人画这条路上怎么走。中国画和西方绘画区别在哪里?他强调的更多的是画风,西方画主要是油画,而我们主要强调画法,我们有很多不同的画法,画法就能体现出一个体系。有的时候我跟他们讲,我们的于希宁老先生就画梅花,能画一辈子梅花,可以办一个个展,梅花体现出梅魂也好,人格也好,通过这个题材,把这个画法提炼出人格来,这个和西方不太一样,能抓住一个点发挥到特别大,变成一个体系。我们自己想想,我们中国画的发展也是这样,我记得有一个好画家你画国画不能太贪婪,不能什么都能画。都能画的估计是后来什么也画不成,我过去搞教学的时候为什么说学校分得很细呢?各大院校都分得很细,国画有花鸟人物山水,我们学术涉猎面宽的情况下,你的能力得集中使用,我们一些学者到了博士阶段基本上就是一样、一点了,我后来看我们画院的画展也是这样,不是涉猎面太宽,越到高处越是能力集中使用,把那点本事发挥到极致,这是我看了画展的深入体会。感觉越来越成熟了,我不是说面窄,是涉猎很多面,最后把他提炼出来,把自己的那一块加强,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

刚才很多院长谈画院的联盟问题、发展问题,我是院聘画家,很高抬我,我自己谈了这么点体会。

孔维克:很好。梁教授谈到中西画法不一样的点,从画院体制结合周院长所谈的,又谈到了生产单位、科研单位,很好。有请首届五院联展的发起者贾院长。

贾广健:刚才江舟院长对展览和画院的交流提出了很多思路。我感觉五院凑在一块是不期而遇,包括我们这个展览的名字最早叫"中国梦·翰墨情",后来我说得改一个字,改一个"缘",实际上大家是碰在一起的,当时梁院长非常支持这个事,也是支持我的工作,就形成了这个展览,但是很多东西都是意料之外的,包括当时在天津展览的效果,刚才文博兄讲的确实有一定的真实性,就是有很多没看展览的感觉很遗憾。后来为什么有这么一个评价?全国美展都是年轻的画家比较多,最后发现了一个新大陆,特别是国家画院当时那批小品,那么多名家,无形中对当时十二届美展是一个补偿,大家看了这么多名家的东西,而且是小品、精品,感觉非常过瘾,好多效果都是没有想到的。

我们做完了这个事,没想到会搞第二届,我感觉山东画院孔院长这一接招就把这个事变了性了,这个很重要,如果后面没人接招我们搞过去就搞过去了。这一次又得到国家画院的很大的支持,刚才我在展厅看了几个院的作品,尤其是画院的画家,我感觉特别需要这种交流,几个画院作品放在一块很好,引起我们很多的思考。

再一个就是我们抱着一种交流、学习的态度,天津画院差不多能来的都来了,确实是一次很好交流、学习的机会。山东作为美术大省,对画院有特殊的敬畏之心,在场有那么多的名家,感觉这个展览比天津的规模要大,这个展厅比较大,一个画院一个大展厅,效果非常好,包括作品的质量也出乎意料,应该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大展。

再一个,我感觉对天津画院的促进非常大,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特别感谢山东画院为这个展览付出的心血,谢谢大家。

孔维克:于新生教授需提前离开,先讲两句。

于新生:这个五院联展我粗粗地看了一遍,时间关系看得不细。第一届在天津展的时候,我去看了,我的感觉这两次展览都不错,特别是这一次,能在山东举办,起码对山东美术界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促进的机会。我看了一下这个展览,每个画院主要的画家都参与了这个展览,老中青都有,但是作品并不是每位画家代表性的,是平时的作品,有一些新的面貌,从传统风格的,包括探索风格的东西,都有。有的看了之后感觉很有启发,有的感觉风格是原来的风格,但是更加充实。

这对山东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提升机会,对我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个人在美院作为教师能够参与画院的活动,能够参与到五院联展里头也是一个幸事。我参展的作品是我在美术院校教学的时候,在课堂上和学生一块画的写生。在实际的教学过程当中,跟学生一块画,也是一种常态创作的形式,我现在很多作品基本上都是在课堂上和学生一起画的。这次展览拿了两张这样的作品。

感谢几个画院提供了这么好的作品,供我们学习和交流,在此表示一下我的谢意,谢谢!

孔维克:我们画院张书记也过来了,张书记一直默默地给大家做后勤服务。

张鹏举:非常感谢我们五院的各位领导、各位艺术家,特别是我们画院这几年来也得到了山东所有艺术家的支持,画院所取得的成绩,没有在座各位对我们的支持,是取得不了的,将来我们画院也会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欢迎各位常到山东画院坐坐,谢谢大家!

孔维克:有请甘肃画院李伟院长讲一下。

李伟:我也先讲讲展览,这个展览第一次办的时候没有说首届、第一届,孔院长一接招就说要做下一届,这一次孔院长把这次展览做成第二届,有第二届可能就有第三、第四届,昨天晚上也说了这个话题,京新院长说可能下一步就是他们和我们了。这次展览做的非常高大上,在山东美术馆展出,展出条件非常好,展出场馆也非常大,也对我们后面有一定的压力。如果京新院长办下一届,之后我们肯定把这个展览接下去。

我们画院在这五个画院里面加了一个美术馆,我这几年参加了全国美术馆的专业委员会,原来全国画院的展览办了几届,四届还是五届,画院双年展。全国美术馆有一个年会,每年都在做,感觉比画院专业一点,他们有一个美术馆的指导委员会,就设在中国美术馆。如果有可能的话,咱们五院联展对这项工作也是一个推进,全国画院怎么样做画院的联席会议,对这个也是一个推进。我们也督促张院长、曾院长,把这个接下来,如果把全国画院双年展做起来更好,起码把画院互相交流促进一下,这个可以。

因为我们甘肃画院最远,地处祖国的西部,这次拿来60件作品,到底蕴非常深厚的山东来展出,希望山东的朋友给提出宝贵的意见,谢谢大家。

孔维克:下面请山东画院姜宏伟副院长讲一下。

姜宏伟:今天上午的开幕式非常成功,展出的300多件美术作品,具有时代性和学术性,确实感受到以国家画院为中心的五院联展富有生命力、影响力,必将引领全国画院系统的美术创作,推动当代美术事业的繁荣发展。展览对山东美术界、广大观众来说机会难得,是泉城人民值得期待的一次艺术饕餮大餐,可谓是:东西南北中展画风交汇,五院聚齐鲁呈艺术盛宴。山东画院作为承办单位,对国家画院的几次有力指导,其他三画院的鼎力支持,非常感谢、很受感动,备受鼓舞。下步,我们将按照展览实施方案展开教育推广活动,强化展览的文化惠民,做好"军人参观日"、学生参观日"、 "农民工参观日"主题教育活动,并将通过特色讲解、赠送作品集、交流互动,讲评展览优秀作品,让观众更好的享受当代艺术最新成果,扩大社会效益。

孔维克:下面请山东中国画学会的常务副会长,刘书军给大家讲两句。

刘书军:今天上午画展很成功,今天济南没有雾霾,带来了清风。因为我跟江舟院长也是老战友和老朋友,在济南办过几次展览,每次我也都在后面跟着忙活。五院联展的形势很好,给几个画院提供了一个展示的平台。这一次300多幅作品是鲜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面貌,来山东这个地方展示,对山东的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我看了一遍作品,当时看得不仔细,我回头再仔细地学习一下,再次祝贺展览成功,谢谢大家。

孔维克:下面有请范院长,天津画院的范扬院长。

范  扬:首先祝贺五院联展取得圆满成功,也感谢孔院长和他的团队为这次展览付出的辛勤努力,这个展览在高大上的地方确实办得非常好,非常圆满。第一届展是在天津办的,万事开头难,刚开始也不知道这个展览是怎么个办法,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想尽办法把这个展览办好。刚开始这个展览是三到四个画院,越加越多,开始打电话给江苏画院、山东画院,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参加这个联展,心里打鼓,我想最好通过这个展览相互学习、交流,没想到各个画院给了我们大力的支持,都特别痛快地答应参加这个展览。在这期间我们贾院长过来,把国家画院拉进来,使我们这个展览的含金量整个提高了。这个展览的档次和水平是很高的,体现了他的学术性和交流性,以后应该继续发扬下去。我们办了以后,孔院长接着办,刚才说的开头难,后面更难,因为有比较了,但是难也得办。昨天周院长说难我们也要办,先祝贺,再一个我们也期待下一次展览会更加地成功,谢谢。

孔维克:好,快到12点了,请韩玮教授发言,他是山东书画学会的副会长、秘书长。

韩  玮:今天看了展览,作为山东的画家首先祝贺展览圆满成功,而且确实也非常成功。大家都看过很多各种类型的美术作品展,我觉得五院联展和其他的展览相比有非常明显的特点。第一个,各个画院作品之间有非常明显的地域特色,基本上进去一看,不用看画院名称,大体知道这是哪个地方的画院。这一点和其他的展览相比形成了明显的优势,让大家看起来非常有兴趣,而且也愿意看下去,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因为不是主题性的展览,所以作品大小不一,形式多样,观众没有视觉疲劳,我们一看全国美展,尤其是五年一届,一张张大画看不到一半觉得很累,这个展览看起来没有视觉上的疲劳,看起来很有味道、有意思,每个画家的风格不一样,大小各异,看起来非常丰富。

第三学术性比较强。虽然拿出来的作品,刚才文博也说过,大家也有这个感受,不是每个画家重要的代表作,但也是当前创作当中自己非常满意的东西,所以展示给大家以后作品的质量学术性比较强,画面效果也非常好,应该说这个展览对山东省美术界的影响肯定是很长远的。今天上午江舟院长说山东是一个美术大省,确实是美术大省,我们山东省在美术生最多的时候,一年美术考生18.6万,到现在还是5到7万的数字,学画的人确实很多很多。像这个展览对山东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再次祝贺这个展览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孔维克:张望教授的作品在山东画院当中是探索性比较强的,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请讲一讲。

张  望:非常期盼这个展览,五个画院代表中国画院的整体水平和最高水平,也祝贺孔院长做了这么一个展览,付出了很多努力和心血。现在办展览不容易,展览非常多,取得让大家瞩目的效果不容易。刚才各位老师、院长都说了很多,基本上都是对画展的形式和意义的肯定,我也是非常同意这个观点,这种形式的展览必须得做,才能彰显画院的整体面貌和实力。

谈一点不同的看法吧。咱们展览在二楼整个一片,五个展厅,规模、气势都足够,下面有一个1号展厅是一个叫6城纪展览,就是年轻人的,80后、70后。我在想这两个展览,昨天也仔细看了这两个展览,也确实和我们的展览有非常大的区别,反差比较大。他那个展览征求了一些学生的意见和观后感,非常受欢迎。年轻的画家、学生非常喜欢6城纪这个展览,各有各的理由。

我想我们的画院将来一定要关注年轻人,包括聘画家,包括正式聘一定要关注新生代的力量,他们代表了中国美术的未来,历史的车轮是不可逆转的,谁也阻挡不了。现在画院的体系,我能理解为什么画院有这么一个状况,肯定是体制内多年形成的东西,我们在座的院长可能有一些想法,改变他也很难,我还是希望能够在这个体制内和体制外或者是新的和旧的,老的和当代的东西怎么能结合,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将来要工作的方向。不然的话就会产生一种隔断,这个隔断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孔维克:张望教授个人是搞现代中国画探索的,在另一个角度对目前的状态和创作提出让大家反思的问题,培养青年创作者怎么培养,怎么对接,提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下面有请江舟院长做一个简单的总结发言。

张江舟:今天我觉得非常好,虽然时间短,很多问题谈不透,咱们还有机会。刚才张望发言的时候,我和京新耳语了几句,明年到江苏去做是肯定的,下一步怎么做,也许会做得更好,更有意思,筹展质量可能是一回事,其他方面会有一些调整。在大家的发言当中感觉到这种形式本身除了加强画院之间的交往和友谊之外,对学术上的期待,在很多人的发言中都能感受到。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个展览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促进画院间学术创作深化。今天发言中也有人提到有关画院双年展的一些问题,作为国家画院在这儿表个态,这个工作前期已经开始介入了,文化部也有了一些思路,但下一步怎么做我们回去后努把力,尽量不让画院系统的人失望,画院首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能确立我们画院系统在全国美术界乃至全国文化艺术届和社会上的一种定位、一种身份。

今天这个研讨,我再多说的话大家就要饿肚子了,到此为止,咱们明年接着来,谢谢各位!

孔维克:总结的非常好,充满了期待,我们人手少,做得不足之处肯定很多,请大家多多包涵!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江舟发言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曾来德发言

天津画院院长贾广建发言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发言

甘肃画院院长李伟发言

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主持研讨会

山东画院副院长姜宏伟发言

天津画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范扬发言

美协副主席梁文博发言

美协副主席于新生发言

山东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刘书军发言

山东中国画学会副会长韩玮发言

山师大美术学院教授张望发言

关键字:
上一篇: 艺术丹青华滋放异彩 五院联展惠民求实效 山东画院连续举办三大特定群体“参观日”活动获称赞
下一篇:第二届“中国梦•翰墨缘”全国五画院联展将于12月3日在山东美术馆隆重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