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画院> 学术聚焦> 学术成果> 浏览文章

潘文斌赴法国美国办展散记

2019/1/3 16:19:52点击数(0)

2018年2月,我应邀到法国雷恩举办个人书画展,展出中国画、书法、版画及藏书票共68幅,后将上述作品略加补充又到美国纽约曼哈顿展出,两处共停留3个月,期间看了一些博物馆、美术馆、画廊等,结合之前去韩国举办大型的中国综合艺术展,两次去欧洲参加国际藏书票展览活动等,对外国的东西初步有了些了解,个人也算有点感悟,散记几则。

在法国雷恩举办的“潘文斌书画展”海报

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举办的“潘文斌书画展”海报

一、   出国办展准备工作要细

凡事预则立。因我做展览工作多年,深知无论大展小展,准备工作是很重要的,方方面面的细节都要考虑周到,特别是出国展,作品准备、宣传材料、甚至开幕时间的讲话都要一一落实。在国外不可信口开河,致辞要言简意赅,开幕前与翻译沟通好。准备工作中比较关键的是作品的布置,要根据不同的展览场所进行调整,以达到最佳展出效果。1994年,省文化厅派我去文化部参与筹备设计赴韩国的中国综合艺术展,那是含国、油、版、雕及瓷器等多种展品的综合性大展,空间大东西多,单是拿出供审查的展品排列布置方案就颇费周折。在去中国美术馆选展品时,得到一本英国画展的画册,其中一页是布展方案照片,他们在展前把拟展场地美术馆二楼空间做成立体模型,然后把作品小照片一一贴在各个位置,效果一目了然。我参照其形式,把展带及展品按1:10比例规划好,做出小样,略加折叠,基本是展览的缩小版,送审时能说得明白,审查者也看得清楚,到了韩国圆满完成了布置和展览任务,为此文化部外宣二处给文化厅外事处发了感谢信。有了这些经验,到法国、美国办自己的展览就很容易了。按照拟用空间及展线的高度长度,根据展品规格做出大致小样,布置起来省时省力,在美国的布展时间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文化部感谢信及韩国展照片

英国画册中展览立体模型照片

二、画家要有几样顺手的活

有种说法,中国画家最好不要当着外国人的面画画,特别是写意画,他们见了会以为太容易了。到国外办展不当面画是不可能的,人家邀请你去并提供各种方便,安排画点画是不好推辞的。所以最好有几样自己画的熟练的题材,有人称为“绝活” ,甚至画什么的“王”,我认为有点夸张。题材受欢迎,能画得又快又出效果就好,必要时外国观众,特别是小朋友也能参与画几笔就更好。我喜欢画的樱桃及荷花小鱼便于观众参与,蘸上或深或浅的曙红,一圈就是一只樱桃,齐白石那种简笔小鱼很容易画,最小的鱼画一笔点两点即是,小朋友最有兴趣,关键是要注意最后的收拾。比如把画散的大小不一的樱桃组合一下,加点重色分分层次,再用重墨色画出方向不一的樱桃把,保证最后完整可观的画面。这种互动在法美两国,都搞了几次,效果不错。往大了说,也算弘扬我国的传统文化,从办展的角度看是很好的宣传。在法国的展览开幕前电视台来拍画画的录像,是画一幅画从展纸、调色、用笔、用墨到完成题字、盖章的全过程。拍完后摄像师告知晚7点15分播出。后来知道他喜欢画水彩画,很想了解中国画的情况,过了几天又来拍了一次还做了采访。大年初一上午,一所把中文作第二外语的中学师生来参观展览(法国中学第一外语为英语,第二外语有西班牙语等,选中文的有几所)。从交流中知道学生们大多知道法国画睡莲的莫奈,就一起合作一幅《连年有余》,我先大笔画几片睡莲叶子,点上几朵花,画几条小鱼,学生们很有兴趣纷纷上前画几笔叶、花,或画条小鱼,气氛很好,最后一收拾效果还可以。在美国的展览场所二楼挂了一大幅睡莲的照片,干脆也照此办理,观众都愿上来画几笔,小朋友喜欢画条小鱼,连抱在怀中的小娃娃也闹着要笔画,结果一下点了个大墨点子,我加上两只眼,又加两笔成鱼的嘴唇就成了一条鱼在荷叶下露出头来,我说你人小画的鱼最大,是牛鱼,围观者全乐了。连来参观的联合国总部官员福瑞斯先生也饶有兴致地在荷叶上画了只小瓢虫。我在美国纽约的展览场所就是他的夫人尧娅和热心的华人翠霞女士一起帮助联系安排的。

2018年2月24日,潘文斌在法国雷恩“潘文斌书画展”开幕式现场作画

法国第3电视台录制潘文斌创作现场

潘文斌在法国雷恩佐拉高中与同学们一起写“福”字

潘文斌与法国雷恩中学生合影留念

2018年6月,潘文斌在美国纽约罗斯福岛举办的国际美食节上与多国小朋友一起作画

其实外国人是很愿意人们看他作画的,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处艺术中心的地下一层循环播放着一位画家作画过程的影像,他拿像是排刷的笔很有激情的创作着,有时甚至疾如闪电,影像的题目很有意思,叫《线的咆哮》。我想起张大千有幅大写意山水题的字是“大千狂涂”,这岂不是东西方的异曲同工吗。稍扯远一点,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程式”,如同京剧的一招一式,有的易学,有的难仿,如齐白石的虾、小鱼、樱桃,徐悲鸿的马甚至八大的鸟及山水等。每个画家也都有自己擅长画的东西,我平时除了创作,喜欢画的多是如意图中的柿子和鸡之类,但在国外不太典型又不便互动。让观众画色彩有些复杂的柿子,或让小朋友画只小鸡颇为勉强,用时也长,但齐白石的樱桃和小鱼可以说人人一画就有点意思,小朋友画小鱼的稚拙别有意味。八大的山水概括且韵味足,加点颜色,改变其冷寂之态,适合专业性强的拍电视或讲山水课时画范画。但要注意,由于时间不长,这种山水幅面小,但也要全盘规划好,画时注意丛树等景物的位置和画的先后顺序,适时点染着色一定留出题字盖章的地方,切勿像我见过的一位画友外出画山水那样,很想画好,染了几遍,同伴要上车走了,他还着急因为画面全湿漉漉的无法题款盖章呢!这在国外会有点尴尬。我曾见过一位老先生,在笔会上画山水,上来就在纸上题款盖章,之后画树、画山、画瀑布,随时点染,稍作收拾,画、字、印有机结合为一体,因盖的印是油性的湿了也无妨,可见经验的老到。

2018年6月22日,“潘文斌书画展”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举行

三、外国画廊一瞥

到外国办展览,看看画廊是很自然的,对我们可以有些参考和借鉴作用。在雷恩的展览开幕式法国现代艺术家林琴心女士到场,她介绍了巴黎一家画廊,说可到那儿展。后来到巴黎住下,因相距不远,当天去了那家画廊,老板看了资料说可以来展一个月,不收租金,作品出售三七分成,他又讲作品最好装潢一下,观者买了就能挂。我想若都装框裱轴,出国携带是个问题,再细了解画廊还兼营二手书,每星期周三、周六才开放两天。正好这儿正办中国美院王老师和他朋友的展览,已是最后一天。我与他2006年在安徽画画时认识,他介绍说画册请柬等都是自己印的,作品有大有小,明码标价,合人民币几千几万一幅的都有,基本与国内相符,但不太好卖。这次是他旅居法国的同学负责他们在法一月的活动,主要是艺术考察和游览。办展期间我还去了圣马洛,到英法百年战争时的一个著名要塞参观,中间下起小雨,我们避雨进到要塞内的一家画廊,空间不大,挂满海景及动物题材的大小油画,不很专业。画廊主人介绍都是他的作品,价格合人民币两千元左右一幅。看了我的简介,见当过兵,热情起来,主动介绍他当了四十年海军,最后成为一艘军舰的第四把手,一直想画画,退休了住在附近,开着这个小画廊,年租金约合人民币五万元左右,旅游旺季能卖点画,收入基本抵画廊租金,主要是兴趣,收入还是靠老本行,在轮船公司有兼职。我想这种心态很好,对喜爱书画,年轻时无缘或无暇顾及,退休后开个画廊者应有启发,玩的是生活充实,若想借此发大财,不太现实。在纽约去曼哈顿苏荷和切尔西画廊集中地看了很多家,一个共同点是门庭冷落车马稀,大部分我们进门时里边无观众,有些大型画廊展出的东西似乎不是为了装饰居室。有一家很大的空间中,挂着几大幅像屋漏痕,又像大片柳条的作品及相应的像大床单一样的衍生品,另一间展览版面分组钉着好像是某种黑色液体的固体滴状物,近看是陶瓷的。又一处远看是世界地图及某名画的复制品,近看全是子弹镶成,旁边还有断成几截的枪械拼成的作品。还有一家展的是几十幅两开大的照片,全是一些手拿相机的男女老幼裸体人物相对拍照而成的作品,背景是镜子,人与景物混杂而成的重叠影像,有点新奇,但不雅观,每幅标价1.4万美元。有的画廊放着价目单,一幅构图简单色彩也不复杂的两开丝网版画七千美元,作者不知名,我看在国内七千人民币也难出手。我们住的罗斯福岛与曼哈顿间隔着东河,有缆车来往,在缆车站旁有间小画廊,东西满满,连门外、窗外也摆上标价几百美元的画作及一些小物件,进去看看,老板很热情,介绍说租期快到价钱好商量,指着一对烛台说这是俄罗斯纯银制品,一只三百元,如果要两只五百元拿走,促销手段天下一样。同行人介绍有些大画廊是知名企业办的,有的在多国有连锁店,为的是宣传企业或推荐他们支持的艺术家,可能会因对文化艺术的投入得到政府在税赋方面的照顾。这些画廊中很少见到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看的人少之又少,买的人哪怕正在洽谈的也很少见到。

四、“自由耕种”?

与门可罗雀的画廊相比,国外参观博物馆、美术馆的人很可观,在纽约,得知古根海姆博物馆有一天下午四时到晚九时免费,我们赶到时领票的队五已有二百多米长,排到了另一个街区。好在进的很快,将到入口时居然有个男人一丝不挂站在那儿,由别人作人体彩绘,不少人围观拍照,也算一景。纽约现代艺术馆与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一样,毕加索等大师们几乎每位都有一两个展室,观众络绎不绝,凡高的名作《星空》前人满为患,想拍出完整的作品照片根本不可能。很多名画早就见过印刷品,但看原作毕竟不太一样。我喜欢美国画家波洛克的作品,吴冠中《我读石涛画语录》书中印了他的作品,并借石涛评语“浑沌里放出光明”,原作见的少,甚至在欧洲见的也是几幅小画。这次在纽约见到几件大幅作品,很震撼。以前认为他的作品色彩较薄,这次看到也有色彩很厚的作品。这些地方很少展中国当代画家的画。大都会博物馆中有一些如龚贤等中国古代画家的作品,现代绘画中居然有幅用电脑作的长卷,远看是有些韵味的水墨山水,近观全是由深浅不一的高楼大厦影像等现代元素拼成的。还有一幅是四川一位已故山水画家的,在大幅宣纸上用毛笔画出一条条横竖的细线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网,国内新浪网上见过这类作品的介绍。如果说在哪里见到的中国当代作品最多,无疑是纽约现代艺术馆在皇后区的叫蒙玛的分馆里,像是由一座废弃的工厂改造而成,展的全是当代行为艺术及装置等。中国作品有好几个展室,多是一些循环播放的影像。其中一条居然是1995年的《无名山增高1米》,影像展示的是在北京郊区一座无名小山上,多名裸体青年男女一个个依次叠在一起,另一人煞有介事地用卷尺量出1米,作品完成。另一作品是一青年跳上一棵毛竹向上攀爬,毛竹向下弯曲,爬到一半多掉下来。还有就是自虐式的让一些叫不出名的虫子在脸上爬,让蚂蝗在腿上叮的录像,惨不忍睹。有件叫《自由耕种》的作品我耐心看了一遍,开始展现的是湖北省一处村委会的红头文件,说一位青年因其父意外去世继承了一小块水田,这位青年叫来许多乡亲在田埂上看着,他身穿白衬衣跳进满是水和坷垃的田中,无牛无犁无任何工具开始行动,他一次次跳起来用头和肩膀砸向地面,泥水四溅,观看的人一阵阵起哄,他一次次砸,弄了半天,田里的坷垃碎的差不多了,而这位青年从头到脚全是泥水。真想不通这些行为艺术究竟要说明什么,弄到国外更让人不可理解,也许是外国组织者的一种特殊偏爱使然。每个画家面前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画什么作什么如同个人的耕种方式,从而达到相应的目的,这样的“自由耕种”跑到外国会种出什么果实呢?在另一间展室里挂了很多照片,是一位印度女艺术家的作品,她让某村的一些人都戴上各种面具进行他们的日常活动,如教师医生都戴着面具与人交流,青年人戴着面具谈恋爱,然后拍出一幅幅照片展出,色调厚重如同油画,内容也别具一格,倒有些意思。

五、在国外靠画画吃饭好像不太容易

早就听说有几位画界大腕在国外画了些年画回国了,原因不一,有人讲画不好卖了,有的说岁数大了,还有的感叹回国发现画价居然比没有出国的学生画价低不少……出去看看听听,觉得倘不是天赋异禀,再有些经济和身体方面的条件,在国外靠画画吃饭真不那么容易,遑论出大名挣大钱了。在法国雷恩,主办方邀我去一个中国画学习班看看,讲节山水课。这个班有20多人,授课的王老师是东北人,国内美术院校毕业,去法国美术学院留学,毕业后想当职业画家,发现画不好卖,只好在这类班教课,收入相对稳定些。在美国听过这种说法,画不好卖就给人画像,像画不了就办班授课包括教小孩子画画。街头画像者在国外见了不少,风吹日晒也很艰难。听说早些年南方一版画家去了美国,先在餐馆干,很辛苦,见到街头有画像的,自己去试试,因有扎实的基本功,画的又快又好,连巡逻的警察也竖大拇指,他又叫要好的同学也来画,不长时间,其他国家差些的画像者提抗议说中国人抢了他们的饭碗,警察就给他们排班,中外画家轮流画,隔三差五行,不能天天干,这一来影响了收入,有的想多画几天,偷着来画,被警察发现,大皮靴就踹上了。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大门内外,有多处画摊,摆一些画的不错的水彩风景,幅面4开大小,带框每幅约合350元人民币,有问的未见买的。法国巴黎圣心大教堂下的蒙马特高地,是世界著名的画家露天聚集地,画像的摆摊的不少,水平不错。我与一位须发皆白的华人攀谈,他的风景画大小风格与纽约那边差不多,价格也相仿,他来法国30多年,孩子也来了,但不画画,做生意了,问故乡何处,答曰香港。后来有人讲,这些人是也不愿说是内地人,也许担心说多了伤自尊。早就听说外国人买画不像国内某些土豪,买一大卷往仓库一丢。他们真的是喜欢,而且全家人都喜欢才买,所以很慎重。我在美国亲身经历的是,喜欢某件作品还要看挂在他家哪个位置合适才买。画价不是多么高,买者又那么慎重,画像的摆摊的都各有其难,你说在国外靠画画吃饭能容易吗?

前些天看了一本书,是《新周刊》编辑由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内容为八十年代崭露头角至今仍有影响的各界人士的访谈录。书中与美术有关者有中央美院副院长徐冰及高名璐、栗宪庭、黄专、舒群等,其中画家毛旭辉是这样说的:我们很特别,只有在自己的国家才会有所作为,八十年代一起张罗“新具象”的不少艺术家后来去了国外,背井离乡,处境艰难,基本上没有精力搞艺术了,很为这些人可惜。(“新具象”当时在美术界火了一阵子,在全国搞巡展)毛旭辉感慨:为什么放弃了年轻时最火热的理想,这是让人不能理解的事。

我认为,有条件有机会出国看看闯闯见见世面,很有益处,但要脚踏实地量力而行,万不可存不切实际的幻想。40多年来,自己虽出国几趟,经历看到听到一些情况,也有一点见解,但难免孤陋寡闻,以偏概全,仔细想想,毛旭辉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潘文斌,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藏书票研究会副主席,先后任山东省美术馆副馆长、山东画院副院长,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要展览并获“鲁迅版画奖”“国际水墨画展优秀奖”等国内外奖项。2018年在法国美国举办个人书画展。



关键字:
上一篇: 一个人走了,这使我想起了…… 一个孔圣后人的绘画作品展览
下一篇:宁静致远天人合一 ——《人民政协报》讲坛版刊发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专题讲座